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暴发,不仅对全人类的生命安全和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暴发,不仅对全人类的生命安全和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暴发,不仅对全人类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威胁,也对世界各国的治理理念、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出了严峻考验。在全球抗击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最令人困惑的事情,莫过于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超过150万例,感染死亡人数突破9万人,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名副其实的“震中”。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团队多次敦促各国以遏制为中心,根据自身情况综合施策,在保护健康、防止经济社会动荡与尊重人权之间取得良好平衡,然而,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特朗普政府急于国际“甩锅”而非国内防控、忙于嫁祸于人而非反躬自省、惯于抹黑污蔑而非协同共治的抗疫举措,不仅刷新了人们对于美国国家治理理念、体系和能力的传统认知,而且打破了关于美国作为“人权卫士”和“民主旗手”的种种自诩形象。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袭击下的美国,其人权状态不容乐观,尤其是老人、儿童、残障者和流浪者为代表的社会弱势群体,其人权保障的不力状况极其严峻。

弱势群体的人权能否得到有效保障,既是观察一个国家人权状况的主要窗口,也是检验一个国家政治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准。在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中,弱势群体的风险防控能力最低,其风险处境的不利状况亟须国家以积极负责的态度和高效有力的行动来予以改善,进而保障社会弱势群体的生命权、健康权和其他权利。然而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下弱势群体的人权保障,不仅面临着行动的迟缓和不力,甚至还面临着理念的颠覆和解构。

首先,美国老年人的人权受到全面威胁。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1日发布的《新冠疫情对老年人影响》政策简报中指出的,老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病死率更高,疫情给老年群体造成了“难以言表的恐惧和折磨”,老年人与年轻人享有同等的生命权和健康权,疫情之下“谁也不能被牺牲、被抛弃”。但是,由于经济贫困、高额检测治疗费用、养老机构长期投资不足导致的结构性缺陷和特朗普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迟缓应对等原因,美国老年人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大受害群体。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统计,截至5月8日,美国养老院已有超过19000人死于新冠肺炎。同时,由于美国各级政府和相关机构对于养老院疫情信息公开不及时、不透明,养老院正在成为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黑洞”。更骇人听闻的是,否定老年人生命价值和生存意义的声音在美国不绝于耳。从将新冠病毒称为“美国婴儿潮一代的终结者”的病态玩笑,到得克萨斯州副州长帕特里克发表的老年人应该为美国经济复苏而主动牺牲的无情观点,再到右翼媒体Daily Wire新闻网主编本·夏皮洛提出的疫情下的美国老人是否有权活过预期寿命的冷酷论题,都在不断冲击着联合国大会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第217A〔II〕号决议)关于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的原则;不断否定着《1982年老龄问题维也纳国际行动计划》庄严重申的“《世界人权宣言》所载的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应充分地、不折不扣地适用于老年人”的要求;不断诋毁着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联合国老年人原则》(第46/91号决议)秉持的“老年人不论其年龄、性别、种族或族裔背景、残疾或其他状况,均应受到公平对待,而且不论其经济贡献大小均应受到尊重”的理念;也不断颠覆着美国自己在《独立宣言》中宣称的“人人生而平等”的价值观。

其次,美国儿童权利面临多重侵害。在美国挑起的全球贸易争端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打击下,美国经济持续衰退,25%的实际失业率居高不下,累计失业人数高达3300万人,贫困状况不断加剧,致使社会弱势群体尤其是儿童面临着严重的粮食不安全和家庭暴力等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次生危机。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由于家庭收入锐减带来的贫困,20%的美国儿童因没有足够的食物而处于饥饿状态。而因为贫困和居家隔离导致的针对儿童的家庭暴力事件,数字却在不断攀升。近期纽约州出现致73名儿童感染、致3名儿童死亡的可能和新冠肺炎有关的“炎症综合征”,直接威胁着儿童的生命健康权利。

最后,美国残障者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的人权保障陷入结构性困境。作为全球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美国不仅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而且也拒绝批准《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等多项旨在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国际人权公约。尽管古特雷斯5月6日呼吁各国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应注重保障残疾人权益。但是,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专家邦尼林·斯威诺看来,美国社会时至今日也未消除“残障者无需高质量生活”的潜在观念,在美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策略中,残障者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视和排除在外的群体。残障者不仅在新冠肺炎检测治疗过程中往往遭遇歧视性对待,已经有多个州发生残障者针对医疗资源的歧视性分配政策提出投诉的案例,而且在经济严重下滑和就业岗位锐减的情势下,残障者还面临着就业歧视和贫困威胁。与此同时,如果说老年人聚居的养老院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黑洞,那么,流浪者栖身的街头,则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最大缺口。据悉,在美国露宿街头的流浪者超过55万人,其中30%是有孩子的家庭。仅加利福尼亚一州,就有超过15万流浪者。居无定所且食物药品等生活物资的极度匮乏,导致流浪者在疫情中处境更加危险。而由于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的供应匮乏和美国高昂的核酸检测费用,使得流浪者成为美国疫情防控过程中的又一批“弃儿”。

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声明》中,与会各国均承诺加强对所有人的保护,尤其是受传染病严重影响的弱势群体。但美国的实际行动却是乏善可陈。疫情中美国在弱势群体人权保障方面的种种劣迹,再次暴露出其社会痼疾和人权保障的制度缺陷。无疑,美国是到了放弃傲慢偏见而躬身自省的时候了。

(作者:钱锦宇,系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教授、执行院长)

责编:秦雅楠